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教师评鉴 >> 实用写作 >> 查看文章
老孟
录入:汉教1602孟燕  来源:Internet  时间:2016-12-23  【 字体: 】 〖 双击滚屏 〗

老 孟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试着追,我努力追,想着快些跑到他身旁,紧紧握住那每一缕即将溜走的时光,拍去那一层他鬓发上的灰白,抚摸着他眼角漫出来的痕,勾住那只粗大早已弯曲变形的小拇指,然后笑着对他说:老孟,等等我,我们一起走。

几年前,昆明,晴。

幺儿(重庆方言宝贝的意思),你君君哥哥那天在KTV唱的那首《父亲》挺好听......”

哈哈,我也觉得那首歌挺好听的......”

其实我知道他想让我唱给他听。他是喜欢听我唱歌的,他说我唱歌真好听,他总是在KTV里向他的朋友们炫耀我的唱功,他好哥们儿说他走到哪儿都把我搁在心里,又总是那么骄傲地随意提起。我倒也在他喝醉酒的时候亲耳听他叨叨过很多次,他总是爱在喝酒之后对我说很多平常不会说的肉麻的话。

一个暑假,朋友聚会,火锅店。

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女儿了......”他喝了酒,又在和朋友絮叨。这是我最讨厌他说的一句话,听完我会流泪,情不自禁地流泪。他可能是又想到了往事吧,可我没怪过他,我觉得那是经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我可不太敢在他面前哭,他会跟着哭的。别笑,他有时候就是这样,像个孩子,可他只会在我面前掉眼泪。我还要去哄他才行,其实很好哄的,只要我笑了,他就不再心疼。

开学前两天,我在重庆,他在丽江,电话里......

幺儿......”

嗯,啷个?”

幺儿,妈妈送你到学校去哦......我手头的事丢不开。

嗯。

他听出了我有些失望,我们原本讲好了他送我来的。

老汉也想送你去学校的,帮你看哈那边啷个样,但这边突然有事......”

哎呀没得事,哪个送都一样嘛!

是不是也觉得,我比他还要酷点儿。我们一直就是这样,更像是哥们儿,从没有那么多死磕的规矩。是不是还想问我会不会对他撒娇。撒娇在我看来是一门本领,我是真不会,但现在有点想学,想着说他应该会喜欢的。

1014日晚,九点三十一分,我挂完电话就用手机聊天软件发了一条说说记录了那天的通话。

幺儿,我今天和你干爹喝了点小酒儿,你干爹买了些黄辣丁......小妹崽(重庆方言称呼小女生),我要跟你说个事儿......”

他突然把话题转了,继续说着,我听着。

你千万不能在那边找对象啊,本来我就不太愿意让你走这么远的,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跑那么远,生病受委屈身边一个人儿也没有,我已经做出让步了啊,但对于你以后谈恋爱结婚这件事,很严肃地说,我是绝对不会妥协的。这也是这么久以来对你提的唯一的一个要求!

我在电话这头笑了,本来觉得现在还不急着讨论这个问题的,老孟的反应也着实让我觉得可爱。

哈哈,那要是我毕业了出国或者去其他城市工作呢?

不行,你要回重庆......也不是,反正你就是不要走得太远,等我老了走不动了,想你的时候会找不到你的......”

空气在那一刻仿佛凝固了,我哽咽着把突然涌上来的心酸吞进了肚里,尽管是红了眼,也要把说话的语气放缓,听起来像是毫不在乎的语气。

哈哈,哎呀现在还早,不谈这个。

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敢就这样承诺这件事,我说不准,我了解自己的性格。不过他确实是没插手过我每次的选择,我总是自己做决定,做我喜欢的事,他也是这样想的,他相信我。以前提起这种事,大家也都是开玩笑地说说,我是第一次听他这么严肃的提起,可是啊,他是我父亲啊,他爱我,不舍得。

老孟,我父亲,我总喜欢这样叫他,是我的天空,是高山,是大树,是我永远的依恋。他说,你留短发挺好看的可你是个大姑娘;他说,你要早点回来我又搞了一种新菜式想做给你吃;他说,不要去欺负别人可你受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他说,你好好上学我看上了一款车想让你以后买给我呢;他说,在外面少喝酒尽量不喝回家来我陪你醉;他说,你再喜欢吃辣也要注意你的胃病和扁桃体;他说,我相信你,你是我的骄傲......

我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爱他啦!可能是从那个夏天他第一次骑电动车带我,我靠在他的后背的时候开始;可能是从他第一次喝醉和我说心里话的时候开始;又或者是从他认真观看电视美食栏目想变着法子给我做好吃的时候开始;还有我被老妈骂他出来为我背黑锅的时候开始......都有,最重要的是我本来就很爱他,很爱很爱,至今也没表达过的爱。我想我应该永远都不会问老孟愿不愿意,因为他只会做出那个方便我的选择;也不要问他来不来,因为我知道每个父亲都希望女儿的生活里有他的影子。龙应台说过,所谓父母,就是那不断对着你的背影既欣喜又悲伤,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可老孟啊,你一定要大声地叫我,多远我都能听见的,只要你叫我,我就会笑着向你奔来。

老孟,你要不要点首《父亲》来听啊,突然我想唱了,想唱给你听。

 

点击次数:   【 打 印 】【 关 闭
上一篇:观《人类清除计划》有感
下一篇:诗人的睡眠
 用户信息
 文章搜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网站统计
吉林华桥外国语学院汉学院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4    制作: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大街3658号  邮编13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