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影视评论 >> 影视评论 >> 查看文章
中国式家庭的“爱”
录入:汉文1902班黄雅琪  来源:原创  时间:2020-5-26  【 字体: 】 〖 双击滚屏 〗

中国式家庭的“爱”

因为疫情的影响,原定于大年初一要上映的电影全部撤档,全国人民都尽可能的避免出门。如何在家度过难熬的春节假期就成了让人头疼的难题。徐峥导演的《囧妈》在网络上免费放映也算是给假期增添了一些乐趣。

起初我对这个电影并没有多大兴趣,徐峥导演的几部电影《港囧》《心花路放》这些我都没有看过,所以家里人要看时我也没有要看的意图,后来实在是无趣的很,就跟着父母看了一遍。我并没有从头看,所以并没有看到主角徐伊万是如何从原本要去美国的飞机转而乘上了去往莫斯科的火车的。也是这一阴差阳错,开启了这部影片的主体故事:徐伊万和母亲缺失已久的独处时光。

影片中的徐伊万已经是一个中年大叔,正面临着和离婚妻子成为竞争对手的尴尬局面,去美国正是为了和妻子的竞标。没想到的是美国没去成,反而有了一场俄罗斯之行。

徐伊万的母亲,是我们最熟悉的那种“中国式”母亲,任劳任怨,唠唠叨叨,热衷于发60秒的语音方阵,转发公众号上五花八门的养生文章。总是担心徐伊万没吃饱,不管他在干什么,不由分说地就把各种食物往他嘴巴里塞。因为“申时喝水利膀胱”,就逼着儿子喝下一杯接一杯的薏米水、绿豆水。给儿子吃了一整盒的红烧肉,却在还剩最后一块的时候合上盖子,说再吃的话就会得脂肪肝了,必须得控制。甚至连徐伊万夫妻间的隐私,也被她拿到台面上说,不停地催问他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可想而知,这样密不透风的管束,必定会激起徐伊万的逆反心理。果然,母子俩根本没办法好好说话,双方一开腔,都是无处不在的火药味。有一段对话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母亲问徐伊万喝不喝粥,徐伊万说不喝。后来,母亲又让他起来喝粥,徐伊万瞬间爆发,吼道:我刚才跟你说我不喝,你听到了吗?如果你每次问我喝不喝的时候,我回答你不喝,然后你心里又认定了我一定要喝的话你又何必问我喝不喝呢?简单的一件小事,为什么会让徐伊万如此歇斯底里?因为在封闭环境中,他和母亲之间的问题被放大到了极致,他想要挣脱的意愿,也前所未有的强烈。之后,徐伊万又和母亲爆发了一次更激烈的争吵,他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在你眼里所有的事情都是问题。我婚姻是问题,身材是问题,接不接电话生不生孩子都是问题。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我不是你养的宠物狗!母亲听到后愣在了原地,她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怨气,曾经赖在自己身边的孩子,怎么突然一下子这么不乖了。看到这个情节的时候,我内心一震,徐伊万已经是个40多岁、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可在母亲心里,他依然是个孩子,是一个用“乖不乖”去衡量的孩子。

《囧妈》中的许多场景,就像一把把刻刀,刻进了我们的心里面。我们和自己的父母、伴侣,一直在“相爱相杀”。上火车之后,徐伊万面对母亲全方位的“关心”,忍无可忍之下说了这样一番话:你的心里住着一个幻想出来的儿子,他应该吃几块红烧肉,脸上的肉横着长还是竖着长,什么时候要孩子,膀胱几点钟排水,你全部都设定好了,你为什么要锲而不舍地改造我呢?这么多年,难道你就没发现吗?我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儿子。这段话十分耳熟,因为在影片开头,妻子控诉徐伊万时,曾说了一段几乎一模一样的话:你心里面长了一个幻想的老婆,她应该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该怎么说话,你全都设定好了,你为什么要锲而不舍地改造我呢?都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我不是你想的那个人吗?这个细节既让人会心一笑,又令人细思极恐,它透露出的信息是:当徐伊万极度讨厌母亲的控制欲时,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和母亲一样的人。

听过一句话:一个人与母亲的关系,就是与世界的关系。母亲与孩子的每一次互动,都会辐射到他日后的亲密关系、人际交往中。控制欲强的母亲,要么会让孩子唯唯诺诺没有主见,要么会将孩子变成同样控制欲强的人,在人际关系中饱受困扰。什么是真正的爱呢?真正的爱,绝对不是控制和索取,而是学会接纳和尊重,尊重他不是按照自己预想一样,并且学会去欣赏这一切。《囧妈》中,坐在雪地里的母亲对徐伊万说出了那句道歉:我管你管多了,对不起。之后,面对熊的攻击,母亲选择挡在徐伊万身前,让熊来吃她。即便有再多的龃龉,在看到母亲这样伟大的牺牲行为时,也烟消云散了。徐伊万也是从那一刻起,才开始懂得,原来他和母亲之间所有的争吵,出发点都是对彼此的爱,只是,他们都用错了方式。母亲错在不该过多地干预控制他的生活,而徐伊万呢,他没有错吗?

他抱怨母亲不懂他,听不进他说的话,可是,当母亲问他去美国干什么的时候,他不耐烦地说“你不要管”,母亲问他为什么不要孩子,他的回答依然是“你不要管”。当我们抱怨与父母无法沟通的时候,不妨问问自己,是不是徘徊在他们的世界之外?而且,作为儿女,我们又对父母有多少了解呢?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天赋和梦想?心中藏着怎样的喜怒哀乐?

就像《囧妈》中的徐伊万,在他眼里,母亲就是个最普通不过的老太太,对她的音乐梦想,他嗤之以鼻,对她和父亲的婚姻状态,他一无所知。当他从母亲口中得知父亲不仅酗酒,还家暴,父母的婚姻非常不幸福时,他才知道自己对母亲的了解是那么少。当他看着舞台上光芒四射的母亲,轻轻唱起一首惊艳全场的《红莓花儿开》,他才发现原来母亲是那么美,那么有才华。在此之前,不是没有了解的机会,而是他不愿意,也没有耐心去了解。如果没有这次6天5夜的旅行,他和母亲之间的隔阂,想必会越来越深,明明深爱,却总是互相伤害。电影开头,袁泉饰演的妻子问了徐伊万一句话:你有多久没有抱抱妈妈了?他的第一反应是滑稽,反问道:你说的这是歌词吗?的确,在不擅表达爱的语境中,抱抱妈妈,是一个说出来都让人觉得尴尬的事情,更别说真的去做了。可是到了最后,母亲谢幕之后,徐伊万走上台,轻轻抱了抱妈妈,动作有点生硬,有点小心翼翼,但足够温暖。这个拥抱的镜头,让我感动了很久。

亲情,是我们在这世间生存的基础,是最美好的情感之一。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亲情成了伤人的刀,甚至让我们的一生都背负着原生家庭的阴影。父母子女互不相让,都认为对方是应该道歉的那一个。在这个特殊的春节假期,我们或许也和电影中的徐伊万一样,与父母朝夕相处若干天,这是一个和父母敞开心怀的机会。

父母和解,与原生家庭和解,就是与自己和解,与世界和解。

点击次数:   【 打 印 】【 关 闭
上一篇:灾难中的温情点滴
下一篇:
 用户信息
 文章搜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网站统计
吉林外国语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4    制作:信息技术中心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大街3658号  邮编13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