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经典品读 >> 品读文章 >> 查看文章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
录入:汉教1902班马一涵  来源:原创  时间:2020-6-2  【 字体: 】 〖 双击滚屏 〗

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

关于这个神秘星球,我们依然用科技去探寻更深处和更高处;关于肃穆无垠的宇宙,也仅仅通过想象去解释它的出现和改变;关于相互依存的自然,我们一边敬畏又一边想要征服;关于人类,关于自己,我们永远在生命的征途里寻找解答!人类生活在一个一个巨大问号的阴影之下,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或许在以色列作家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一书中可以聆听到一点答案的回声。

带着这些问题,人类渐渐地将自己的生活推离出星球之外,想要在星际交错之间寻找到答案,依靠想象和点滴佐证堆砌出真相。但人类的脚步和思维又受制于科技的水平,未曾走到想象中遥远的边界,转而向历史的隧洞探索,想要在逝去的漫长岁月里找到想要的回答,零零星星的证据游离在化石和文字之外,更多的,依靠人类特有的能力——想象。

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这三个极其宽泛而深奥的问题,在众多哲学家口中也没有找到适合的答案。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从历史和生命中探寻人类的源头,从未停止去思索来时的路,也不断畅想着谁也无法预料到的未来。要想揭开着三个终极问题的第一层面纱,人类必须解决这三个问题背后隐藏着的、更多未知处的疑问。智人为何成为地球的主宰?环境和选择如何导致其它巨型哺乳动物的消亡?金钱、宗教、信仰从何而来?人类用文明创建的帝国,为何一个个崛起之后又消亡……

在越来越多的问题之间,我们可以从《人类简史》这本书中发现,在人类出现的历史里,有一些重大的革命,改变了全人类的命运。书中说过:“在7万年前,智人还不过是一种微不足道的动物,在非洲的角落自顾自地生活。但是就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间,智人就成了整个地球的主人,生态系统的梦魇。”

在“宇宙大爆炸”尘埃刚落定的时候,在地球一片混沌的伊始,海洋里产生了第一个活的细胞。正是这个细胞,经过了以万年为单位的变异之后,逐渐形成了不同的物种。由此看来,“万类霜天竞自由”的世界万物,其实是来源于同一个细胞,有同一个最原始的“祖先”。

最初的人类,爬行着生活,当他们发现直立行走可以更快地躲避猛兽的伤害,能吃到高处的果子,能望见更远的地方,感受到直立行走能带来更多好处的时候,就逐渐进化自己的身体,部分特征一代代得到改变。有所得必有所失,当智人直立行走,得到了更大的大脑,这种行为的坏处也就随之而来,骨盆的演化,使女性的产道狭窄,相较于其它哺乳动物而言,每一个人类的婴儿,都是发育不完全的早产儿。但是这种后天的进化,真的已经改变得彻底了吗?书中提到“人类脱离子宫的时候,却像是从炉子里拿出了一团刚融化的玻璃,可以旋转,拉长,可塑性高到令人叹为观止。”当一个婴儿咕咕坠地,他还是需要从爬行慢慢学起,直到学会走路,像他万年前的祖先那样,获得直立行走的能力。

人类在开始靠近文明的时候,从自然材料里获得灵感,以尖锐的石块、木棍等作为生存的工具,从雷电引发森林火灾的地方发现了食物烤熟之后的味觉密码,开始将火运用在食物的处理方式上,火也无意中抵御了野兽对人类的的侵害。人类开始以自然界中随处可见的材料制作工具,木石、陶土、铜等等。

人类一直以来的发展,不过是始终在依附于自然,同时用大脑征服自然。为了交流和传递信息,在盲目的吼叫、发声器官运用不同的闭合方式产生了简单的语言。在书中,作者也提到:“人类语言真正独特的功能是八卦,即表达不存在的事情(虚构故事),如此人类可以构建共同想象的事实,即共同的信念,从而进行大规模团结合作,这是认知革命赋予人类力量的核心。”为了得到更好的生存条件,人类以群居的方式逐渐形成了部落;在群体之中,想象就成了维持一个集体的纽带。智人将实际和想象结合,依靠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联结就可以进行顺畅的联络,但是在这个集体中人数增加到一定限制的时候,就必须通过认知和想象,构建一套制度,来规范每一个人的行为。

人类几乎从出生到死亡都被种种虚构的故事和概念围绕,让他们以特定的方式思考,以特定的标准行事。这种想象,发展得成熟之后,就成了宗教、图腾和信仰。初生的智人通过某一个共同的故事来维持合作,现代的司法运行和经济流通也是如此。从人类的想象中出现的神灵、神话、宗教、图腾等,以它独立的故事系统制约了人类的行为和思想。

当语言已经不能满足人类进行经验的代代相传,文字就产生了,并以符号的方式产生并得以保存。这也是智人能够成为地球主宰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遗憾的是,智人在地球上的所作所为,实在没有太多令人自豪。虽然整体人类的能力大幅度提升,但却不一定改变个别人类的福祉,而且常常还让其他动物深受其害。在这个不断前进的历史进程中,智人也导致了许多大型物种的灭绝,部分是因为人类本能里对生存的恐惧,部分是为了实现总也填塞不满的欲望。如果我们现在知道自己已经害死了多少物种,就会更积极保护那些现在还幸存的物种。

在农业革命中,作者巧妙地用小麦的故事,辨证了劳动让人快乐与否的关系。当智人的数量增加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捕猎已经不能满足生活所需,于是,他们在自然界的杂草中发现了小麦并加以驯化。其实不是人类驯化了小麦,而是小麦驯化了人类。人类想要利用小麦的种子达到生存的目的,但小麦又何尝不是反过来利用了人类?利用人类的劳动力,心甘情愿地将小麦的种子播撒、培育在田野里、高山上、峡谷中,让小麦成为了全世界栽培面积最广的粮食作物。当人类在沾沾自喜的时候,已经忽略了小麦这个最高明的权谋者。劳动让人有了饱腹感和经济价值,给了人快乐的同时;又在人身上制造了疲惫、伤病、贫富差距,这是它让人不快乐的一面。

当我们的物质生活达到一定的丰富程度之后,又想要把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拿去和别人交换自己想要却没有的东西。最先兴起的是物物交换,这便是最早的贸易形式,但交通的阻隔和货物交换的便利程度改变了这种传统的贸易方式,人类以一种想象、一种契约的方式来达到贸易目的,货币就是经济上的想象形式,货币的使用来源于买卖双方的契约。

生产生活中的虚构故事逐渐被固定下来,成为人们的直觉,也就是文化。社会内部不同阶层价值观的矛盾,就是文化改变的内在动力。书中提到人类在想象中无法平衡的种种矛盾,例如自由,例如和平,例如善与恶。如果一个社会中的每个人都追求绝对的自由,那么这个社会一定不是和平的,也一定会破坏一个相对平等的结构。同样,善良与邪恶也总是矛盾的,善良到极致,只会滋生出更多的恶意;邪恶到极致,也能从整个黑暗的天空中看都一点星光。

在我们想象的这套世界运行系统里面,各个种族和文化之间产生分歧,帝国的雏形由此而生。但人类想象出来的故事因文化的不同,这些“故事”情节有不同的走向,总有新的“故事”会取代旧的“故事”。帝国的崛起与消亡,也像自然界中的事物一样,太阳东升西落,日月圆缺更迭,万事万物,生生不息。

智人的认知、农业、科技,每一个方面都依托着想象的故事系统,在一个个生死存亡关头改变了人类的命运。人类,从芸芸众生里的一类动物,变成蓝色星球上的主宰和上帝。但是,人类的明天在哪里?当我们运用科技的手段,制造出更多智慧与认知超过自身的物种;当我们现有的故事系统已经无法满足政治、经济、文化的正常运行,我们又将历经怎样的苦难,想像出新的故事;当我们无法继续前行的时候,会不会迎来整个智人时代终结的一天?答案从来不在某一段文字之中,永远在人类手中。

人类是如此敬畏着生命,在祝福中迎来新生命的洗礼;又如此地践踏着生命,在恶意中旁观生命的逝去。每一次对内心疑惑的叩问,都是在冷静中享受生命的热闹,在喧闹中抵御生命的寂静。时刻仰望着天空和大地,观俯着星空和深海,追溯历史,回望历史,在敬畏和激情之中探索生命的无垠!

 ;

点击次数:   【 打 印 】【 关 闭
上一篇:李安《饮食男女》电影评析
下一篇:长大的感觉
 用户信息
 文章搜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网站统计
吉林外国语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4    制作:信息技术中心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大街3658号  邮编13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