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经典品读 >> 品读文章 >> 查看文章
地久天长影评
录入:汉文1802魏秀  来源:Internet  时间:2019-6-10  【 字体: 】 〖 双击滚屏 〗

《地久天长》影评

周末,我和同学去电影院看了这场电影,看完百感交集。

那应该是一个晴好的下午,几个人躲在房间里听着违禁歌曲,看美玉和新建跳着时髦舞步。后来换了首歌,刘耀军突然回忆起来—“那是77还是78年,全国知青大返程,走成的没走成的在分离的时候,都像是生死离别,我们要走的时候,不知是谁偷偷唱起这首歌,我们一听都哭得稀里哗啦的……”

彼时录音机里传来悠扬婉转的女声,唱着“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怀想,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

那时候年轻的他们或许还不知道,知青返乡这种分别还算不上生离死别,待到日后面对命运的残酷折磨,当时或许会俭省一下眼泪。而《友谊地久天长》这些歌词也如同一段谶语,从此开始折磨这两家人。

独子溺水抢救和被抓去打胎也在同一家医院,都要经过一段漫长陡峭的斜坡,被送进手术室之后,有人一去不回。

这场意外,让两个家庭的所有成员都成了活死人,活在过去走不出来。就算丽云夫妇做的茴香饺子再美味,也得端到外面,就算合影再珍贵,他们也得把另一半对折,折起这些不能提及的伤痛。

影片长达三小时,但却浓缩了中国发展的三十年。影片的最后,丽云原谅了海燕,两家人又重新聚在一起,耀军的养子带女朋友回来探望,算是导演为这对苦命的夫妇安排了一个较好的结局。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卷走往事。他们的友谊是基于一方对另一方的隐忍,包容。及时最后耀军夫妇原谅了丽云夫妇,但是在我看来,却是莫名的憋屈。丽云夫妇顺时代潮流,下海经商,赚得丰厚家产,另一对则赶上时代裁员,独子溺水而死,做个体户养活自己,耀军和丽云复杂的人生经历也许是少见的,却也在某种意义上具有一种群体代表性。

电影未开场之前,我还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睡着,结果证明,我想多了。这些带有点悲剧色彩的故事一起袭来,伴随着浩浩的坦白而画上了句号。“说出来就好了。”既是对浩浩的安慰,也是耀军夫妇多年来的释然。

我们不是那个时代的人,但是看完,心里却莫名的哀伤。

 

点击次数:   【 打 印 】【 关 闭
上一篇:心随梦远
下一篇:阿拉丁观后感
 用户信息
 文章搜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网站统计
吉林外国语大学文学院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4    制作:信息技术中心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净月大街3658号  邮编130117